大安-杂谈-文学时评-文娱 -体育 -视点-房产-财经-商业 -生活 -时尚 -教育 -旅游 -企业 -百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杂谈 >> 正文

解放军数字化装甲师连续十年扮演蓝军 实战能力增

2019/11/3 21:08: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实战化,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

  ——第38集团军某装甲师持续推进实战化训练的思考与探索

  引子:第38集团军某装甲师是我军陆军数字化建设的先行者、探路者,曾连续10年扮演蓝军充当“磨刀石”,多年来一直走在陆军部队实战化训练的前列。

  2012年,本报刊发长篇通讯《燕山铁骑,抢占未来战场制高点》,深入报道了该师推动实战化训练向纵深发展的经验做法。 转眼4年过去了,随着部队使命任务的不断拓展、训练实践的不断丰富,他们对实战化训练又有了哪些更深的思考和更新的探索?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再次走近这支素有“燕山铁骑”美誉的装甲劲旅……

  该师战车在对抗演练中突击。程建峰 摄

  坚持“问题导向”——

  在“能力倒逼”中推进实战化训练

  前不久,在该师整建制拉动演练总结会上,无论是战区陆军检查组和集团军领导的讲评,还是师团机关、分队的交叉互评,都直奔问题而去,“火药味”十足。演练中不符合实战要求的32个具体问题,被一一指出。部队当即推迟回撤时间,将问题对口认领、现地整改……

  这样的场景,如今在该师训练场上屡次上演。

  近年来,随着对实战化训练认识的不断深入,该师官兵对待“问题”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以往,大家视问题为“洪水猛兽”;如今,坚持“问题导向”已成为共识,瞄着短板弱项发力成为普遍做法。

  “推进实战化训练是一个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师长吴军说,浮于浅表的问题容易被发现,深层次矛盾不会主动“送上门”,想要不断提升实战化训练水平,不仅要坚持“问题导向”,更要有能力主动挖掘问题。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懂训练、研训练才能发现训练背后的问题。该师党委把提高指挥员能力素质作为抓实战化训练的重要一环,每年两次组织各团团长、参谋长、作训科股长以及全师所有营连长开展集训。他们先后组织力量系统梳理了全军多场跨区机动演习中暴露的倾向性、共同性的深层次问题,集体把脉问诊、对症开方,力求避免同类问题发生。

  实践是发现问题、提升能力的捷径。去年上半年,该师对部队战备转进方案进行修订。期间他们组织部队进行反复演练,前后耗时近3个月,发现“弹药请领时间受客观因素影响大”等问题,使修订后的方案向实战迈进了一大步。

  解决问题不做“选择题”。今年驻训,为解决训练不实的问题,他们推出“背靠背”对抗“升级版”:神出鬼没的“第三方”搅局成常态;演练全部不组织预演,不准先行勘察目标,不准提前进入演练地域,战斗经常在“意想不到的时间、意想不到的地点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打响”……

  一连几天的高强度对抗,铁甲战车打出了战技术性能新的水平。

  训练不再“大锅烩”——

  “指标清单”向精细化要战斗力

  近年来,该师领导在部队调研时,注意到基层有的连队军事训练中存在的一些不良倾向:难易程度不同的课目训练时间却一样,导致训练重点不突出、缺乏针对性;开展训练习惯“一刀切”,新老装备“齐步走”,导致官兵对新装备操作掌握存在短板……

  “问题看似不同,背后原因却一样,就是长期以来形成的粗放式训练管理习惯。”该师领导说,信息化条件下的现代战争,作战行动精准到秒、火力打击精准到米,如果训练还满足于“大锅烩”,部队实战化训练水平如何进一步提高?

  为此,该师在按纲施训的同时,将标准化、流程化、精确化管理理念引入军事训练领域。经过研究论证,他们建立了训练任务指标与层级责任区分相结合的新型训练管理模式。

  该师参谋长尹鸿武介绍说,所谓“训练任务指标”,就是综合考虑训练水平、课目难易、个体差异等因素,自上而下制订“个性化”的“指标清单”,不仅让每个单位和个人都清楚自己各阶段要达到的训练指标,也逼着各级制订训练计划时要充分考虑针对性和可行性。而“层级责任区分”,就是把每项训练谁计划、谁教学、谁组训、谁保障等责任,细化明确为一张“责任清单”,改变以往权责不明导致的“抓训练就是训练部门的事”等推责问题。

  为进一步加强训练管理精准度,该师还大力推行训练监察制度,每个月由机关各科室抽调精干力量,采取不打招呼的方式,对基层训练情况逐个课目、逐个要素、逐个环节进行检查并定期通报,确保“两个清单”落实。

  某团坦克八连的“指标清单”上,“山地驾驶”课目优秀率应为80%,然而前不久一次考核中仅达到75%。团里进行责任倒查时发现,存在机关计划安排不合理导致训练内容“撞车”等问题。在当月召开的军事训练形势分析会上,机关有关人员分别作了检查。

  用考核方向校准训练走向——

  科学施考拉近“训”“战”距离

  采访中,记者听师领导讲起这样一件“怪事”:那年,某部所属防空团全员全装开展基地化驻训,可是安营扎寨后,他们没有利用基地优越的场地条件展开防空专业训练,却每天组织官兵进行体能和轻武器射击训练。

  究其原因,并不是作训股发错了训练计划,而是过几天他们将在这里接受上级组织的基础课目考核。

  其实,类似“尴尬”并不鲜见。以往,各级机关普遍喜欢组织“规定式”的基础课目考核,基层部队不得不反复备考相应课目,为此挤占较多专业训练时间。考核中重单人轻整体、重单项轻连贯等现象,导致训练效益不高……

  “考核这根‘指挥棒\\’,用好了可以‘以考促训\\’,用不好就会‘以考阻训\\’。”该师领导深有感触地说,必须用考核方向校准训练走向,科学施考拉近“训”“战”距离。

  军事训练考核到底应怎么考?考什么?由谁来考?几年来,围绕战斗力标准,师党委“一班人”一直在思考,也不断在探索。

  去年,一直由全师统一组织的装甲兵战斗射击考核正式改为由各团自行组织。以往,战斗射击是装甲兵年度考核的重头戏。为了考出好成绩,有的团搞凑尖子、倾斜式突击训练,导致官兵训练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则组训施训不奔战场奔考场,以“练为考”代替“练为战”。如今改为各团自行考核后,各单位发挥主观能动性,根据实际情况补齐能力短板,使部队整体训练水平大大提高。

  减的是统揽,增的是能力。在减少不必要的“大包大揽”的同时,该师把统考重点放在核心重难点课目,特别是连贯作业的考核上。他们坚持每年开展建制营作战能力考核,参考各营必须全装出动、全员定岗、全网通联,采取连贯作业方式,在规定时限内完成从战备等级转换、紧急出动、组织战斗直到战斗实施的全过程。考核组全程采集作战指挥、主战装备、通信装备等数据,并通过数据分析量化评分。

  舟循川则游速,人顺路则不迷。该师始终坚持战斗力标准,实战能力也随之水涨船高。不久前,该师再次奔赴塞北大漠驻训。在他们组织的一系列分队对抗演练中,对抗双方互设重重险局,昼夜袭扰、电磁压制、破袭中枢等招招直击要害,展现出较高水平的战术素养。(邵广和 尹航 王龙刚)


相关阅读:
久污TV